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正 妹 自慰,新手必看

  周星驰为什么不结婚 柴静采访周星驰哭了 周星驰承认最爱朱茵  朱茵曾在节目中大爆14年前曾经历前男友劈腿,更不讳言当年因“捉奸事件”而分手。

  虽然朱茵没有公开这位前男友的姓名,但矛头却直指周星驰。

  此事被曝光后如滚雪球般越闹越大。

  而资深电影人曾爆料,星爷分手后一直难忘朱茵,为重修旧好曾在台湾一酒店电梯门口痴等朱茵,而朱茵得悉后避走侧门离开。

    近日在网上流传一段那些年周星驰的访问片段,“星爷”大爆自己唯一难忘是旧爱朱茵,还夸赞朱茵的演技比自己”优胜”而大感压力。

  星爷字字珠玑,句句曲线。

  不禁让人想起了《大话西游》中周星驰对紫霞仙子那段经典的告白和那段已经逝去的爱情。

    周星驰:唯一难忘只有朱茵  其中星爷被问到《逃学威龙2》有何难忘回忆时竟说:“坦白说,难忘只有朱茵一个。

  ”他又以一贯慢条斯理方式谈论旧爱:“她是一个……好演员,还有……美女,她作为一个新人来说,我都感受到一点压力,因为她的演技在我之上。

  ”说罢即不屑而笑。

  星爷又不忘嘲笑旧拍档吴孟达:“我觉得这套戏是达哥个人表演,你看他就行了,基本上不用看我。

  ”  星爷曾自爆喜欢女生内型是长腿、丰满,不要太高也不要太矮,眼睛大大看起来温柔、个性又要活泼可爱。

  在他众多绯闻女友中,就只有朱茵适合这个标准。

  在《大话西游》中,朱茵饰演的紫霞仙子,对周星驰痴情的(姐弟乱欲)神态,让所有影迷印象深刻。

  现实生活中,朱茵也承认她与星爷有过三年的“地下情”,不过,很遗憾最终两人分手了。

     朱茵爆捉奸在床丑闻 周星驰被爆求续前缘曾痴  资深电影人杜惠东曾经在自己的专栏中曝光朱茵和周星驰分手后的一段往事,“朱茵是个性情中人,据知星爷心中一直难忘这位性感女神。

  ”  据描述,某年冬天圣诞期间,周星驰赴台北宣传新片,入住台北中山北路二段全台湾当时最高贵的日式酒店“老爷酒店”,刚巧朱茵也因拍台湾广告被招待住在同一酒店,星爷知道后双目放光,“我要等她”。

  随即就坐在对着电梯口的沙发,一直盯着两部电梯门,这样朱茵下来绝对走不掉。

  不过星爷此举给朱茵助手在楼下走过时看到,急速上楼报讯。

  “朱茵银牙一咬‘不要见此人&quo;。

  ”杜惠东形容这段故事就如当年台湾最流行的时代曲--《回头我也不要你》。

    周星驰承认最爱朱茵,周星驰与朱茵的恋情一直是大家心中的遗憾,当初朱茵出演《逃学威龙》的时候与周星驰相遇,当时青春无敌的朱茵是人见人爱的女神,周星驰是如日中天的星仔。

  但是周星驰一直想把恋情保持在地下,这让朱茵十分苦闷憋屈。

     据了解,两人自1995年分手至今从未同台亮相过,而分手时,朱茵甚至将所有周星驰送给她的东西都烧掉了,很长一段时间“周星驰”三个字成了她的禁区,谁提跟就谁翻脸~~  到底是什么原因令朱茵如此的埋怨周星驰,两人之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据了解,两人的事应该追溯到1992年,当时还在香港演艺学院读书的朱茵被星探发掘进入演艺圈,主演首部电影《逃学威龙2》,这部电影令她一夜爆红,也认识了生命中最爱却也伤她最深的人--周星驰。

    戏刚拍完,两人就成了情侣,考虑到双方的事业,两人将恋情转至地下恋,之后她签约无线,接拍了大量的影视作品,最具代表性的有《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原振侠》中的云彩等,一举夺得壹电视十大最受欢迎电视艺人奖。

     1995年,朱茵与周星驰合演电影《大话西游》,凭借剧中冷艳深情的紫霞仙子名声大噪,而戏里她与周星驰的爱情更感动了万千粉丝,只不过戏外两人却闹起了分手。

    据说,因为周星驰风流成性,与剧中另外一位女星擦出了火花,趁朱茵外出工作的时候,携该女星回家看星星看月亮,谈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最终被提前回家的朱茵逮个正着。

    关于两人分手,坊间还有另外两种说法,一说是朱茵不要偷偷摸摸恋爱,总试图想“自然曝光”,从而惹火了周星驰;一说是周星驰的母亲不待见朱茵。

  总之不管哪种原因,分手后朱茵和周星驰反目,至今仍不愿提及“周星驰”三个字,而用“那个人”代替。

    如今朱茵已于2012年嫁给beyond乐团吉他手黄贯中,过上了美满的婚姻生活。

  最近朱茵在接受访谈的时候,当被问及是否会与星爷重新合作时,竟然松口表示“对于好的作品,我不会拒绝。

  ”让人看到这对昔日璧人再度合作的希望。

  可是以星爷的脾气,二人合作的机会怕是十分渺茫,这对昔日璧人再度合璧,再续真正的至尊宝与紫霞的情缘的想法,怕是如镜花水月,无法实现了吧。

  

“教练你好厉害,你这么说我就觉得简单多了,我也来试一下!”老王被她夸得飘飘欲仙,正想回话,不料黄琴冷不丁打开车门,做势要下车。

  黄琴的屁股一起来,老王顿时就要暴露了。

  他吓得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捂住,黄琴却在此时回头道:“教练,你坐回去副驾驶坐吧,我自己来开下试试……”老王被她这一举动吓得差点没痿了,他慌忙伸手捂住身下,可心里已经哀呼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时,只听啪的一声,路边的一杆路灯忽然烧毁。

  这条路是老王特意选的比较偏僻的马路,从刚才练车到现在,都没有一辆车经过,这里的路灯也基本都快了,整条公路只剩两三盏灯,还隔得挺远,所以这灯一灭,眼前的视线一下子全暗了下来。

  黄琴吓得立马掩头惊叫,周围一片黑暗,哪还看得清老王干了什么。

  老王狠狠松了一口气,赶紧趁着黑暗整理好自己的裤门,刚拉上拉链,黄琴就摸黑串进车子里,一屁股坐在他腿上。

  “教……教练,你快开下车灯!“黄琴好像很怕黑,她吓得紧紧抱住老王,芊芊玉手揽在他的脖子上,那对挺傲的玉峰紧紧贴着老王的身体。

  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砸懵了,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直往脑门上冲,若是按他平时的习性,他肯定顺水推舟一把将美人抱住,但此时,他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就听了黄琴的话,将车灯打开了。

  啪——车灯一开,老王就后悔了,暗骂自己傻,这灯开了,美人哪里还会投怀送抱?果然,有了光之后,黄琴很快镇定下来了,镇定下来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刚才居然抱住了教练,一瞬间面红耳赤,腾一下打开车门从老王身上下来,羞得头都低下来了。

  老王气的想扇自己一巴掌,可还没等他后悔,只听黄琴又尖叫了一声,她忽然捂住双眼转过身去,背对着老王又气又恼道:“教练,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龌蹉!“老王被她骂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刚才也没做什么越矩的事啊?他下意识低头看着自己的裤门,这一看不得了,他的裤门没拉好!老王简直欲哭无泪,刚才摸黑也没注意,那裤门的拉链被他的内裤卡主了,此时裤门那鼓鼓的,那一半没拉上的地方,内裤都被顶出来了……“黄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老王急的不知道怎么自圆其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正当理由。

  黄琴气的一把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就跑了。

  老王赶紧开车追了上去,他摇下车窗将车开到黄琴旁边,也顾不上替自己解释了,只能苦口婆心劝黄琴先上车。

  这大半夜的,她要是真跑丢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得被人生吞了?之前黄琴不是对老王的行为没有察觉,而是老王表现得太过一本正经,让她以为这都是自己的错觉,也不好意思点破。

  特别是刚才在减速带那,她分明察觉到老王顶了她几下,她当时心想两人都隔着裤子,所以摩擦到也没什么,可这会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没拉裤门,虽然还隔着一层底裤,可想起那个动作,还是羞耻到极点,哪里还不明白他的龌蹉行为?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

  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

  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

  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高耸的玉峰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

  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

  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

  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鸿沟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刘玲玲点头说:“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

  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

  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

  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

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

  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

  娇声道:“小晨,来呀,往这儿顶。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

  ”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

  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吴正德摇头晃脑的,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过去。

  “啊,吴老师,请你自重!”王玥琪吓了一跳,双手死死捂住胸口,往后退一步。

  楚晨见状,赶紧跑过去,一把推开吴正德,傻里傻气道:“你走开,不许(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欺负王医生。

  ”吴正德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骂。

  “你个臭傻子,别多管闲事,滚开。

  ”说着,他就一脚踢在楚晨的肚子上,同时,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剧烈的疼痛,让吴正德清醒了不少,他捂着鼻子,恶狠狠地瞪着楚晨,“你个小逼崽子,没爹没娘的贱种,你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吴老师,你住手,小晨还只是个孩子,你要是再乱来,我可就叫人了啊。

  ”王玥琪急忙上前挡在楚晨面前。

  吴正德攥住拳头,强忍住怒火,这事儿要是被自家媳妇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犹豫了一下,他恶狠狠地指了指楚晨,然后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

  不过他却不知道,身后正有一双宛如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楚晨从来没有忘记,这个吴正德,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时候,都会拿自己当出气筒,那会儿自己傻,被他打骂,还跟着傻呵呵的笑。

  这些账,他一定要算回来!“小晨,你没事吧?”王玥琪关心的打量着楚晨。

  “没事,王医生。

  ”楚晨笑呵呵的说着。

  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来了,不过也没多问,只是牵着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毕竟,还有些事情得完成。

  关上门后,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柔声道:“痛吗?嫂子给你揉揉。

  ”“王医生,你给我吹吹吧。

  ”吹吹?听到这话,王玥琪下意识看到楚晨隆起的部位,俏脸瞬间变得羞红。

  下一秒,她撩起楚晨的衣服,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热乎乎的气打在皮肤上,让楚晨感觉酥酥痒痒的。

  看着王玥琪嘟起来的小嘴,他立马有了反应。

  “呀!”王玥琪眨巴着大眼睛,“小晨,你这病又犯了。

  ”“王医生,那你赶紧救我啊。

  ”楚晨满脸害怕。

  “刚刚还没治疗完,嫂子继续帮你,把裤子脱了先。

  ”本来王玥琪还想着怎么才能继续和楚晨做那事儿,没想到这家伙那么敏感,只是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反应就这么强烈了。

  到底是年轻气盛啊!楚晨麻利的脱掉裤子,站在王玥琪面前。

  王玥琪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小腹处的邪火越来越烈,她先是伸手把玩了一下,然后让楚晨坐在椅子上。

  “小晨,你先坐下。

  ”楚晨坐下后,王玥琪脱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和牛仔短裙。

  王玥琪撩了撩裙子,坐在楚晨大腿上,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小晨,揉我。

  ”楚晨怔了一下,“揉哪儿啊?”他是真没反应过来,一时间有些懵逼。

  “揉这儿。

  ”王玥琪挺了挺胸前的两片雪白。

  投过衬衣口子,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看到这着,楚晨喉咙滚动一下,口干舌燥道:“王医生,你这儿怎么有两个大雪梨啊?”雪梨?王玥琪噗嗤一笑,“你个傻瓜,这不是雪梨,这是……”

表嫂也没有犹豫干脆利索的就脱光了衣服。

  我一看表嫂的样子眼睛都看直了,表嫂的睡衣里面可是根本就没穿衣服的!这一脱,直接就是赤身裸体站在了我的面前!“小伟,你开始吧。

  ”表嫂说道。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表嫂还以为我是个瞎子,所以跟本就什么都不在意。

  可是表嫂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什么都看清楚了,表嫂身体的每一处细节都在我的脑海中无限的放大。

  我偏过头去吞了吞口水。

  “怎么了?小伟,没事,不用客气,嫂子也想清楚了,要是以后真的病倒了,怎么照顾你和你哥啊。

  ”听了表嫂的话我恨不得抽我自己,表嫂想到一直都是照顾我,可是我呢?我竟然又一次的对表嫂起了那种想法。

  我咬了咬牙,搓了搓手,让我的双手热了起来。

  我直接就抚上了表嫂的肚子。

  表嫂突然嘤咛一声,吓了我一跳。

  “咋了?嫂子?又不舒服了吗?”我生怕是自己下的力气大了。

  表嫂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你的手太热了,烫了我一下。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确实是这样,表嫂本来就是胃寒,我只有搓热了手,才能好好的帮表嫂按摩。

  我叹了口气,让表嫂忍忍,只有这样,我才能好好的帮表嫂按摩。

  我又一次轻轻的摸上了表嫂的肚子,然后轻轻的按摩了起来,随着我的按摩表嫂的表情终于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我这一按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这次的按摩可是按得我满头都是汗,比刚才吃饭的时候都厉害。

  我手就在表嫂的肚子上来回的按摩,我已经尽量的不让眼睛尽量的不乱看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向着表嫂的几处要害看去。

  这一看我的眼睛可就移不开了,满脑子都是表嫂的身体。

  而且表嫂随着我的按摩后来竟然轻轻的哼了起来,表嫂一哼,我的心脏就猛地一记跳动,我都要炸开了。

  不过一想到表嫂对我的好,我就实在没办法对表嫂作出那种事,我只好认认真真的帮着表嫂按摩。

  终于按摩完了,我就像是打了一场持久战一样,浑身都湿透了,我给表表嫂按摩的时候,手正好从表嫂的身后伸过去,其实看起来就像是我在后面抱着表嫂一样。

  我的眼神总是没办法控制的飘向表嫂的后背,看向表嫂丰满的后面,表嫂的后面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

  我的某个地方一看到这个地方就开始隆起了,但是为乐不碰到表嫂,我只能拼命的往后退,这个姿势实在是太累人了,而且就算到了最后,我的下面还是没有老实下来。

  我都不好意思站起来了。

  表嫂满足的叹了口气道:“小伟还真的谢谢你了,这可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胃里第一次这么舒服。

  ”“哎呀,小伟,你是不是太累了?”表嫂说完那句话之后,一看我立刻激动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我实在是太累了,我想要勉强的站起来,可是刚一站起来,立刻就双脚不稳,向着床就都倒了下去。

  我之前就站在表嫂的身边,这一倒,可是直接就倒在了表嫂的身上!那一处地方,这次可是和表嫂的身体来了次亲密接触。

  我的脸蹭的就红了。

  我回头一看表嫂,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但是表嫂突然就抱住了我的后背。

  “小伟,今天辛苦了,这么累了,要不你就在这睡吧。

  ”表嫂说道。

  我心中一惊,惊讶的看向表嫂,表嫂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她咬了咬牙道:“没事的,小伟,你就在这休息吧,明天我再叫你。

  ”我有心想要立刻起来离开,但是表嫂紧紧的抱着我的身体,不让我走,其实我知道表嫂的意思,表嫂就是看着我太累了,干脆就想让我在这休息,可是表嫂不在乎可不代表我不在乎啊。

  从刚才一直到现在我可是一直隆起着,尤其是还触碰到了表嫂的身体,就更不可能落下去了。

  “小伟,表嫂信的过你。

  ”表嫂突然说道。

  听了表嫂这句话之后,我也就挣扎不下去了。

  表嫂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反抗,那可就显得我有点心怀鬼胎了。

  而且我转念一想,我留在这里也好,要是表嫂接下来又闹胃疼,我还能及时的在她身边。

  想到了这些我就点了点头,表嫂也放松了不少。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开始。

  表嫂倒是没什么戒心,关了灯很快就闭上眼睛入睡了,可是我却死活都睡不着。

  我的耳边是表嫂的呼吸声,鼻子里边闻得的是表嫂身上的香气,而且只要我的手随便动动就能触摸到表嫂的身体。

  之前表嫂就是和表哥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我还亲眼的目睹过一次,现在躺在这张床上,那些情景又不由自处的浮现了出来。

  这一听,我就更加难以平复心情了。

  “小伟,你放心,表嫂一定会帮你找对象的。

  ”表嫂突然开口说道。

  我以为表嫂都睡着了,她这突然一开口说话,吓了我一跳。

  但是接下来表嫂也没说什么了,随着时间过去,我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而且一想明天的烦心事,我的心情就更乱了。

  第二天一醒过来,我就发现表嫂已经不见了,等到我出去的时候,发现表嫂正在做饭,现在已经做好了早餐正在等我呢。

  我恍惚了一下,这不就是我梦想中的生活吗?我甜甜一笑就去上班了。

  刚到店里头没一会, 我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喊叫声:“李小伟。

  ”我不由缩了缩眉头,难不成她还找茬找到我店里头了吧,我有些生气,回头看到表嫂竟然跟着韩娟一起来的。

  表嫂站在韩娟背后不做声,我也不敢喊她,要是喊了话,那大家肯定都知道我不瞎。

  韩娟眼尖很快就看到了我,朝着我走来喊道:“李小伟,你过来,来给我按摩。

  ”随后韩娟又看了看我们店里一圈道:“你们这还有什么手艺好的没有啊?给我闺蜜也按按。

  ”这一会立马我店里另外一名技师何林跳了出来走到表嫂跟前道:“美女,我来帮你摁吧!”。

  表嫂看了看何林,又瞧了瞧我黛眉微微一皱,明显有所心事,我正猜疑着表嫂怎么忽然跑来按摩。

  韩娟这会就拉起我的手道:“走吧,我们进去吧!”我有些担忧的偷看了看表嫂,只是表嫂一直都没吭声,我也不好意思打招呼,被韩娟拖着进了按摩室。

  “你到底要按哪里?”我想着表嫂,问韩娟话时候语气就显得有些不好,更生气她这为什么非要找我按,而把表嫂推给了别人!“唉?我说李小伟你怎么回事?你还不愿意给我按了啊?那行,你也别给我按了!我再去找个人去。

  ”韩娟也不愿意了。

  看韩娟要走,我吓了一跳,毕竟我这店里头规矩还是挺严厉的,要是客人投诉之类的,可是要被扣钱的,弄不好就要被开除。

  我连忙拉住韩娟赔礼道歉,说了一番好话,韩娟才笑了笑,起身动作麻溜的就开始脱衣服!转眼间就她就了个一干二净,我是看到过韩娟的身体的,只不过那几次都是偷看,压根没看清楚,这次可是没有任何遮挡的,让我看了个清清楚楚。

  果然是极品的身材,韩娟还非常骄傲的在我身前转了个圈,好像生怕我看的不清楚一样。

  一转身韩娟趴在了床上,看了看我道:“愣着干嘛?按啊!”我吓了一跳,急忙的走了上去,开始给韩娟按摩。

  “我告诉你你可给我好好的按!给我按舒服了,老娘可是掏了钱来的。

  ”韩娟说完之后哼哼一声,装起了大爷。

  我给韩娟按摩了一番。

  按着按着韩娟猛地便甩开了我的手道:“李小伟,你到底会不会按摩啊?你这按得是什么东西!”我本来心里就不高兴,我早就生她的气呢,现在韩娟跟我一甩脸子我就更不乐意了。

  “我还不按了。

  ”我怒道。

  “怎么着?还来脾气了?”韩娟看了看我,她盯着我的下面看了看道:“李小伟,你就是个色狼!给客人按摩的时候你竟(少妇做爱小说)然起反应了!”我确实是有点反应,韩娟的身材那么好,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我要是不起反应才奇怪呢。

  “我就是!你能拿我怎么着?”我一点不怂!“不怎么着?”韩娟嘿嘿一笑道:“难道你就不想摸摸女人的身体了?”我一愣?韩娟这是什么意思?韩娟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她翻过身来道:“小伟,我可是听你表嫂说过,你按摩的手段可是有一手的!”“要是你能把我按摩舒服了,说不定我会饶了你!”我本来想要硬气的说一声我不需要,但是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我却有些怂了。

  要是我真的失去了这份工作我应该去干什么呢?我现在要是暴露出了我不是瞎子的身份肯定会第一时间被表哥扫地出门,那样我就永远都看不到表嫂了。

  而且我要是没了这份工作,我上哪再去找这样的工作呢?到时候没了工作,那就只能靠表嫂养着,可能到了最后,结果也只能是被扫地出门。

  我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你想要我怎么做?”韩娟笑了笑道:“我听你表嫂说,人身上有个什么三天穴?可以专门治疗疲劳。

  你帮我按按吧。

  三天穴?我一愣,我在看向韩娟的时候,只见韩娟的脸上还有一丝害羞的表情,看来她也是知道这个穴位是在什么地方的。

  行!按就按!韩娟都不怕我怕什么?反正我又不吃亏,不过按这个穴位好,我得出去准备点东西。

  我向着韩娟说明了一下情况,韩娟非常大度的就让我出去了。

  我一出门,立刻就向着何林的按摩间走去,其实我和韩娟那么说就是想要脱身找的一个借口!我可不放心表嫂,我默默的走到了何林的按摩间,顺着门缝悄悄的一看,里面只有表嫂一个人。

  而且表嫂竟然还穿着衣服。

  我生怕表嫂被何林这个禽兽占了便宜,一看表嫂竟然还穿着衣服呢,我也就放心了不少。

  不过我也有些疑惑,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何林还没开始按摩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040.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936.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717.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814.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353.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231.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980.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