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性愛 影片,新手必看

“唐伟民的项目?帮忙?”王国强一下子豁然开朗,想到了对付蛇头的办法,然后朗声说道:“媛媛不要着急,我会帮你的。

  ”深夜,月亮刚刚被乌云遮住,王国强刚刚睡着,刘茜就披着一件薄外套过来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侯青青还在帘子另一侧睡觉,没奈何,王国强拉着刘茜到了楼上,开了一间房。

  “你怎么这么晚来?还让不让人睡觉!”王国强坐在床上,看着刘茜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其实刘茜里面也没穿什么,每次来里面都是真空。

  这次也是一样,脱了衣服就喊要。

  “不等那死鬼睡着了,我有机会出来吗?”刘茜说道。

  王国强把嘴一撇,怕不是唐伟民睡着了,而是你主动要出来。

  “是不是你跟唐伟民又吵架了?”王国强一把将刘茜压在身下,然后问道。

  “别提了,那就是个废物,我原本想等着他把这个项目做成了,然后狠狠敲他一笔再离婚,可这个废物不仅床上没用,做事更是离谱,居然让几个小混混吓得手下的工人都跑了,项目已经搁置在那几天了。

  ”刘茜骚劲一上来,也不管里人外人,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哦?什么项目,是不是县里的市政大楼那块?”王国强问道,他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唐伟民原本在国企里干技术,后来身体垮了后,就和人一起做起了分包,带着几个技术工人,在县里接了一些活。

  这次是接了一家大公司下面的土建道路施工,这是很来钱的一块,不过人家公司要求垫资,所以唐伟民几乎是把这几年的积蓄全投入进去了。

  只是钱投入进去了,但是活却动不了,原来蛇头手下的人也看重这块了,虽然投了标,但人家大公司觉得价格偏高、技术含量不行,就落选了。

  唐伟民想做,可以,一定要全部用蛇头的手下的工人,并且工资待遇还要最高的,唐伟民没有同意。

  因此他手里的几个技术队长都挨了揍,有的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这几天,唐伟民可算是焦头烂额。

  随着一声高亢,刘茜终于满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王国强累的浑身虚弱,洗了个澡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

  刚回到房间,就看到侯青青拉开帘子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

  王国强把灯一关,先睡觉了。

  两天时间一晃就过,当天的声势很大,侯二在学校这边已经透了风声,于是几十个小混混都应邀来了,而且人人手里提着个铁棒。

  侯二自己也提着一把青龙偃月刀,当然,刀是好刀,八九十斤,需要两三个人扶着才能不倒,他可耍不动,只是用来装装样子的。

  他自己兜里还揣着一把短刀,那才是他的武器。

  “二哥,威武啊,这次肯定旗开得胜,劈开老王头的老骨头!”“二哥,我能不能跟着你混,我是前天被学习开除的。

  ”侯二被人前后簇拥着来到小野湖,这场战斗其实不用想就知道谁胜谁负,比人数,他这里有三十来号的打手,还有这些个外围观众。

  比单打独斗,自己可是三十来岁,正是身强力壮,难道还打不过一个糟老头子?远远的,侯二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当先下车的是个女人,侯二脸色一变,骂了一声吃里扒外,这个女人正是他的亲妹妹。

  等干趴了老头,回头有你好受的。

  不过侯青青瞧都没瞧这边一眼,然后就是王国强的五个打手下了车,和侯二这边的小混混不一样,这五个人都是一人一把长刀配短刀,杀气腾腾的。

  最后是王国强下了车,赤手空拳,不过气势高人一等。

  “侯二,怎么个玩法?”王国强一直走到侯二身前二十步远的地方,一个人蔑视着一群人,如果王国强是个新人,还有可能被这么多人给吓到。

  可自己少说也混了二三十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很多时候,这些混混也只能在后面喊上一嗓子,真要是开打,一点用也没有,说不定还起反作用。

  “你想怎么玩?”侯二向前走了两步,脸上的刀疤看着有点吓人。

  王国强看了看四周,隐隐有几道身影在路边上晃来晃去,他知道,这么大的动静,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可能有便衣就藏在里面,一旦发生大规模械斗,自己被抓进去就亏大了,想了想,王国强说道:“速战速决吧!”说着快速向前,二十步的距离眨眼就到了眼前,侯二没有想到王国强说来就来,后腰上的刀还被拔出来,王国强的拳头就已经迎了上来。

  这不算什么,侯二也不是没有挨过揍,最严重的时候被四五个大汉拳打脚踢,自己不照样活着,自己的抗打击能力还是很强的。

  只要自己把刀拔出来,然后对付一个赤手空拳的人,那还不是砧板上的鱼,任我揉捏了。

  可是,那拳头带起的风扬起侯二的小辫子,随后精准的打在侯二的太阳穴上,侯二眼前一黑,短刀掉在地上,人也趴在地上了。

  几十人的小混混同一时间都惊呆了,扶住青龙偃月刀的几人手一松,刀也躺了下去。

  而王国强身后的五人大吼一声,开始冲杀过来,于是壮观的一幕出现了。

  从小野湖到学校门口的前进大道,五个人追着几十个人跑了几条街,一时间,各种哭爹喊娘。

  王国强把侯二带回了自己的旅店,等他清醒过,才说道:“侯二,以后你就不要在这片混了。

  ”侯二呸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以为蛇头会放过你!你就等死吧。

  ”王国强嘿嘿冷笑一声,然后说道:“蛇头算什么东西,把你解决了,后面我就开始收拾他,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你的事了。

  不过别让我再看到你!”侯二屁滚尿流的跑了,随后,一(左手握右手)面锦旗居然送到了小旅店来,来的居然是中学的教导主任。

  王国强哭笑不得的接过锦旗,上面写着“为人民除公害”几个大字,自己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唐媛媛不再受欺负、能保护侯青青,让这两个小妮子能信任自己,没想到误打误撞,真是做了一回好人好事。

  王国强又去了学校逛了一圈,但是临近高考,学校里的氛围都很严肃,整个高三的学生都在全力备考,而高一高二的学妹们虽然穿的很开放,但是真的长的好了,好像也没几个。

  

“呀!”灵琴清显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声。

  楚雪湘趁机长驱直入,将自己的粉舌钻入灵琴清的口中,强行吮吸着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惊,我没看错吧?楚雪湘竟然来真的?她也太疯狂了!“她们情欲高涨,正是采撷之时。

  现在过去,采了她们的阴魅。

  ”青水仙突然说道。

  “这……这不好吧?”我觉得这种行径跟采花贼别无二样。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贼,在我自己的人生剧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语气中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呜呜……”灵琴清似乎想推开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紧紧压着左胸,手掌不断在玉峰上揉搓。

  灵琴清似乎没了力气挣扎,两脚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对她强吻。

  渐渐地,相互向对方索求起来,两张俏脸都涨得绯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楚雪湘抓起灵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双腿间,然后两腿紧紧夹着灵琴清的手……灵琴清将手抽了两下没抽来,问:“你这是要干嘛——”她声音拉得很长,听起来绵远动听。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轻声说,“我想把第一次给你。

  ”“你好色啊。

  ”灵琴清说,“章小贝就在隔壁,我叫他来……”“才不要呢!他是个废物,浑身都臭,哪有你这么香甜啊。

  ”楚雪湘说着,又朝灵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两把火直往上窜。

  好你个楚雪湘,竟然说我是废话,还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这时,楚雪湘竟然将自己的小内内给除了下来,扔在了床边。

  如果一来,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点就流了出来。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内内之后,就抓着灵琴清的手往她腿间伸了进去……她这是要灵琴清帮她破处的节奏吗?我心中大声呐喊,不要!把灵琴清的手拉开,让我来!“咕噜!”看到楚雨湘两腿之间那让人血脉贲张的风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谁?”楚雪湘听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噜声,马上停了下来,抬头朝窗外望来。

  我一惊,想躲避,但窗帘在里面捆着,外面又没有多余的空间,我根本无处可躲,只能硬着头皮朝楚雪湘挥了挥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强笑着向她们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吓了一跳,顿然从灵琴清身上坐了起来,叫道:“你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们?”她的脸上满是愤懑。

  灵琴清也从情欲中回过神来,看到我时,呀地一声赶紧用双手捂着前胸。

  “章小贝?你……你竟然偷窥!你这个变态!”灵琴清生气地叫道,同时眼中显出一丝娇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想解释,可脑袋里一片混浊,根本解释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声,对着灵琴清耳边轻咬了两句,灵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点头同意了。

  我正纳闷她们在说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贝,你进来。

  ”“啊?”我以为我听错了,惊讶地望着她。

  楚雪湘诡异地笑着,“别啊啊啊了,叫你进来,没听到吗?”这回听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万个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进去?按楚雪湘和灵琴清以往的秉性,在这种情况下,非得将我骂得个狗血喷头才对,可是,她竟然叫我进去!望着她们那魅惑的眼神,诱人的玉体,以及脸上和颈间迷人的绯红,我恍然大悟,她俩一定是刚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难自控,身体充满了渴望,想要我来帮她们解决……这是要我一箭双雕的节奏吗?我惊喜不已,再也不用打着采花(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贼的名号对她们暗中下手了!这可是她们自个儿要求我的。

  “我就进来。

  ”我说着,推开窗户便往里爬。

  待我进去后,发现灵琴清与楚雪湘将睡衣重新穿好了,两人都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有点激动,撮了撮手,“那个,其实……呃,怎么来?”灵琴清与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着床对我说道。

  我毫不犹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双飞,是朕有史以来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灵琴清使了个眼色,灵琴清点了点头。

  “你闭上眼睛嘛。

  ”楚雪湘娇滴滴说道,“人家害羞。

  ”毕竟是女孩子家,虽然心中渴望,但还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会穿上睡衣了。

  我闭上眼睛,等待两个超级大美女的服侍。

  一张被子盖在了我的头上。

  我睁开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们要跟我在被窝下面滚床单吗?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实,把灯关了不就行了吗?我正在想跟谁先来时,突然听到楚雪湘说了一句:“开打!”接而,一阵微痛从头上和腰间传来。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马回过神来,她们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们,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弄瞎他的眼睛!”……灵琴清与楚雪湘边叫骂着边对着我又打又踢。

  她们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着头,根本就无法反抗。

  原以为可以享受玉体,没想到竟然是拳打脚踢!而这时,楚雪湘隔着被子死死地压住我的双手,大声地说道:“琴清,这混蛋看了我们的身体,我们也要看他的,你赶紧把他的裤子也扒下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230.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501.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938.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572.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266.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062.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151.html

https://www.buy-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802.html